首页  | 走进张店  | 重点工作  | 媒体博览  | 镇办巡礼  | 部门动态  | 投资指南  | 网络政务
当前位置:首页导航 走进张店导航 家在张店 家在张店
桐叶缤纷 (文/尚桂汝)
作者:    来源:    发布于:2016-12-8 8:45:41    访问次数:3

  法国梧桐,是淄博市的市树。路两旁,小区里,公园里,空地上,到处是梧桐树高大挺拔玉树临风的影子。我可以不必去南京,上海、青岛,就可以见证它们一年四季的风姿。由此,我更爱这个城市。
  秋天,法国梧桐迎来了最美丽的季节。
  法桐的秋叶不像红枫和银杏那么整齐划一,先是由一片树叶开始,慢慢变黄,一片叶子上的颜色也不均匀,有颜色的渐变、过渡和层次,一棵树上会有黄的、绿的叶子相间,先黄的先落,断断续续的落。刚落下来还是油嫩的金黄色,随着风吹日晒,叶子会变成一种更稳重的黄褐色。
  法桐的树叶比一般树叶要大一点,树叶的形状也非常美,有一点像加拿大国旗上的枫叶,不过叶边棱角更多,花纹也更漂亮。硕大的树叶在空中飞舞起来,比小的叶子更壮观。
  细雨洒落时可以在法桐树下听雨。雨滴打在宽大的树叶上,叮咚有声。这时,可以柔肠百转,也可以心静如水,可以什么都想,也可以什么也不想。怎么都行,怎么都好。
  除了芭蕉的叶子阔大,可以听“雨打芭蕉”,排第二位的就是“梧桐细雨”的意境了。当然,古人用的那些梧桐意象是中国梧桐,不是法国梧桐。然而,树叶类似,异曲同工。都是点点滴滴,都是“一叶叶,一声声,空阶滴到明”。想那些小叶子的树种,雨刚落上,就“哧溜”滑下去了。雨小了听不到声音,雨大了“哗哗”响成一片,哪里还有什么韵律和节奏。
  我喜欢四季分明的气候,喜欢四季分明的树,犹如喜欢一个爱憎分明的人。
  如果春天不发芽,秋天不落叶,那甚至算不上一种完美的树。那会少了许多韵味,也少了多少期待。就好比没有和一个人的分离,哪有期待中的相逢。虽然,那种期待那份牵挂有时是焦灼的,但谁又能否认,期待让人如此美丽!
  “春游芳草地,夏赏绿荷池。秋饮黄花酒,冬吟白雪诗”,每一个季节有每一个季节的魅力,与这一季告别,再期盼下一季。四季轮回,期盼不止,生生不息。
  很奇怪,我也算感性的女子,却不悲秋,秋的字典里没有凄凉和萧瑟。试想,如果一个人伤春悲秋苦夏畏冬,这四季的美算是全部葬送掉了。是因为我不是诗人,所以不悲秋呢,还是因为我不悲秋,所以成不了诗人?法桐也不,它们一点也不悲秋,欢乐时须尽欢乐。春天发芽,夏天浓绿,秋天叶子变黄,雨来,承接;风来,摇曳;到了时候,就悠然离枝,完成生命中仅有的一次飞翔,降落。法桐的一年四季都是美的,我看见落叶,也看见美。凋落也是一种美,降落也是一种生命的姿态。
  其实,落叶并非树木衰老的表现,而是树木适应环境,进入耐寒抗干的休眠期,准备着新春的萌发。梧桐年年凋落旧叶,而以此渴望来年的新生,它没有停滞,不悲伤,没老化。
  岭南有许多树,树叶的凋落要蔓延秋冬两个季节,迟迟慢慢,拖里拖拉,显出不情愿的情状,因而也不见“无边落木萧萧下”的壮景。落下的叶子也大都是死去的树叶,还有一些树叶干枯发硬了还挂在光秃秃的树桠上,到开春了叶柄下萌了新绿,才会被顶落下来。哪如法国梧桐新落的树叶依然是光鲜的,筋脉清晰,充满汁液。而一旦深秋准备进入冬天,它们会痛痛快快利利索索地全部飞离枝头,扑向大地,多么干脆,多么决绝,多么豪迈!它们从不缠缠绵绵凄凄切切,挥挥手,不带走一片云彩!
  此时此刻,法桐便比那些常青不落叶的树更能体会出冬的韵味。
  就像贾平凹在他的《落叶》中说的:“法桐的生长,不仅是绿的生命的运动,还是一道哲学命题的验证:欢乐到来,欢乐又归去,这正是天地间欢乐的内容。世间万物,正是寻求着这个内容,而各自完成它的存在。”
  那天,风吹雨下,我宅在家里没出门。下午,儿子从外面回来,举着三片硕大的法桐叶子,在我面前晃着说:“妈妈,我看到外面满地的法桐叶子很美,给你捡了一个最大的,你绝对没见过!”我一看,把眼睁得大大的,给了儿子一个大大的拥抱,连声说:“确实没见过!”,拿来尺子一量,这片叶子的直径足足有35公分!儿子知道我喜欢什么,就像小时候到外面玩,看到路边的小花也总忘不了给我带一朵回来。
  如果有个人在看见一片落叶时,心里会想起我,那么,这个人一定是我生命中重要的人,我也是这个世界上幸福的人。或许,我一直是那个从五六岁就开始背着花篓扫落叶作柴禾的小妮儿,别人看到金黄的落叶,就是一地落叶,而我看见金黄的落叶,就看见一地黄金,看见温暖、希望、富有和美。
  于是,我全副武装,里三层外三层穿戴整齐,骑上电动车去看法桐落叶。小区里,西五路两旁,火炬公园,桐叶翻飞,满地金黄。
  这些美丽的法桐落叶,经历了春日的新生,盛夏的火热和繁茂,走入秋天壮丽的的飘落,伴着秋风和细雨,把自己绝美的身躯献给大地,用自己的生命去谱写爱的恋歌。
  踩在落叶上,沙沙有声。脚步渐行渐远,总会想起一些什么,或一件事,或一个人,或一种美丽的忧伤,或一丝幸福的向往,或一缕思乡的情愫,或一种生命的感想……千万种思绪就在你脚踏落叶时,突然涌出。
  我和一位朋友认认真真地讨论梧桐叶子到底有几个角,我也会一个角一个角地去数一数。正是这些看似无用的行为,成就了生活中的美好。踩在叶子上,听秋天的歌唱;看见一片叶子飘落,心生遐想,这或许就是审美力、理解和有趣。真正的幸福,不一定是去做惊天动地的大事,而是懂得发现生命中的小美好。
  现在已经不用扫落叶来作燃料了,如果我是画家,我会画这样一幅油画:
  在法国梧桐落叶缤纷的季节里,一个温暖的午后,阳光灿烂,林荫大道铺满了金黄的树叶。树上仍缀着许多黄绿间的树叶,阳光丝丝缕缕透过树叶洒落下来,在地上形成点点闪烁的光斑,斑驳而灰白相间的树干粗壮多姿,呈现白、灰或青的深浅不一的形状不规则的色块,犹如斑驳的现代抽象画,又似帅极了的迷彩军服,色彩富丽而变幻。
  路边的露天咖啡馆惬意宁静,舒缓的音乐流淌着,弥漫着,撞击着心灵。我穿一件厚呢绛色长裙,坐在梧桐树下,手里捧着一杯温暖的咖啡,咖啡杯是我自带的,精致或者古雅。我戴上老花镜看一本书,可能会是一本小说,或是一本诗集。看累了,摘下眼镜,目光迷离。

 

    
2016-12-8 8:45:41
 其他新闻:
 张店新闻网《家在张店》栏目征稿启事
 一片落叶 (文/孙建忠)
 村头,那条小路 (文/卢营)
 叶落归根 (文/董金梅)
 听雨 (文/吕强)
群众路线
  张店区“慈心一日捐”接收
  区机关事务管理局强化廉政
  以经济社会发展的实绩检验
家在张店
  张店新闻网《家在张店》栏
  一片落叶 (文/孙建忠
  村头,那条小路 (文/
最美张店人
  久病床前有孝子
  铁路工人追梦“齐天乐”
  最美环保人左柏林:为了心
画说张店